爱下书小说网 > 聊斋:我真没想改朝换代! > 第三十二章 出狱,日游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.info
    县衙之内,灯火通明,

    在县衙的后院之中,一个厢房之内,

    站立着十一二个人,

    其中一个领头的头戴乌纱帽,身穿团领衫,腰间束带。

    此人补子上绣着九品海马;其余之人则是绣着杂职的练鹊,

    但听得其中绣着练鹊的一人问道:

    “主簿大人,这县尊大人缘何之事,半夜三经的让我们前来议事。”

    只听得那补子上绣着海马的人道:

    “哼,什么事?不过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罢了!”

    接着,这时有一人推门而入,同样是,头戴乌纱帽,身穿团领衫,腰间束带,

    只是,这个人身上的补子绣着的是八品文官的犀牛之像,

    这时其他人起身恭贺道:“见过,县丞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同僚请坐”

    原来,这十一二人是县衙之中六房主事以及主簿和县丞,

    灯光照应着众人,只是众人的脸色却是不一,

    这时,突然有人推门而入,

    “见过,县尊。”

    “众位请坐。”

    黄之祥,看着一尊尊如同泥菩萨一样的人,

    看着一张张看好戏的脸,

    他早已经熟悉了,熟悉这一群人,一个字就是“托”

    对他表面恭敬,实际上却是阳奉阴违!

    今天他就要让他们知道知道这安乐县的天变了!

    黄之祥,端坐在主位之上,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,

    “众位在座的都是,县衙之中负责民生大计、奖惩刑罚之事的‘大人’。有些人甚至是比我这个百里侯还威风,毫无证据就捉人收监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这一县之尊!

    刑房,孙典事,一个名叫张路尘的书生,你应该很熟悉吧。”

    但见,黄之祥话音刚落,

    那原本端坐在,倒数第三位的一个小吏,突然手中的茶水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孙典事,你慌什么,县尊大人问你,你就实话实话,我们县尊大人可是读书人,绝不会屈打成招。”

    此时,说话的是坐在黄之祥左手下方的县丞,贾石山,

    黄之祥,听见贾石山发言,嘴角微微上扬,随后消失不见,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张路尘,下官却是有所耳闻,听说这个张路尘是一个败家子,好寻仙访道,以至于张秀才挣下的硕大家业,被他败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奥,是嘛,那为何本县,在县牢之中见到了这个败家子,还是以杀人犯的罪名,

    而好奇的是,这张路尘所杀之人那陈二赖,本县竟然在安德赌坊前恰巧遇见,

    你说巧不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那原本还端坐在椅子之上的孙典事,

    哐的一声跪倒在地,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主簿插话了,

    “孙典事,你是不是腿病又犯了,那陈二赖我不是记得你和我说过,已经在城外的乱葬岗嘛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主簿发话之时,贾石山这个安乐县的县丞,眼睛之中透露着一种神情,

    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!

    真是一点不成大器!人家还没拿出证据,仅仅只是一句话,便让你跪倒在地!

    真是不成器!

    “对,对,对,这陈二赖早已经到了那乱葬岗,因为这个案子证据确凿,所以为了防止病疫,就及时处理了尸身。县尊大人还请明鉴啊!”

    这时,孙典事好似恍然大悟,连忙推脱,

    黄之祥看到这一幕,嘴角压抑不住的上扬,

    “好!来人带陈二赖、王三、李四、以及书生张路尘书信字据!”

    接着,三个人被拖了进来,

    那孙典事,彻底慌了,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这新来的县令竟然如此大胆,

    完全不像之前几任,竟然来真的!

    “救命啊,叔父,救命啊,叔父。”

    孙典事一下子慌了神,连滚带爬的来到县城贾石山的脚底之下

    抱着大腿,连哭带喊,

    黄之祥,看到这一幕,完全毫不顾忌贾石山那杀人的目光,

    慢慢饮了一口茶水,一拍桌子,大声呵斥到:

    “刑房主事,孙立功,栽赃陷害,贪污受贿,草芥人命,证据确凿,拉下去等候处理。”

    随即,就有衙役,上前,

    而那县丞贾石山,只是静静的看着,但是铁青的面孔,能够杀人的目光能够说明一切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张路尘,看着牢狱上方的太阳,

    阳光暖洋洋的,

    只是,远处犹如毒蛇一般阴狠的目光,让他寝食难安啊,

    张路尘遁着目光望去,

    一个文弱,身上充满着失落之意的中年人,恶狠狠的盯着张路尘,

    孙立功,看着眼前这个让他丢了官位!

    让他被叔父唾骂,

    让他被同僚嘲笑的人!

    要不是叔父动用了郡中的关系施压,他早被那黄之祥下了大狱,

    秋后问斩了!

    他恨!

    既然,你让我好过,那你给我等着,定然要你命丧黄泉!

    孙立功恶狠狠的剜了一眼,吐了一口唾沫便走了。

    张路尘,看着消失的孙立功,

    目光微微眯缝,

    该来的总会来,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!

    就暂且让这两人多活半天,今夜就是因果报应之时!

    随即,张路尘踏上了王家派出来接应他的马车,

    端坐在马车之上

    张路尘却是在思考,

    他是不是应该真的考取一个功名,

    有功名在身,便不是白身,有功名在身,形式或许会更为方便!

    思考着,张路尘已经有了决断,

    等此间事情了解,便去考取功名!

    马车进入王府,

    张路尘径直来到了一个院落之中,

    在这个院落内,空无一人,

    张路尘席地而坐,今日正是黄道吉日,

    也是他突破夜游之境的好日子,

    在牢狱之中,不见光明,身处黑暗,但正因为如此,却心中更加向往光明,

    那是张路尘方才彻底明悟,

    真真正正的大日临身之意境,

    并不是单纯的关照自然界之中的太阳,

    而是说的是人性!人性的太阳,

    面对黑暗,敢于反抗,敢于斗争,

    这才是人生的太阳,才是真真正正的大日意境,

    难怪常言道:修道修道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!

    这种事情,没有真真正正的体验过,经历过,根本不会有这种感悟!

    当即,张路尘关照那日所思所想,

    他要打破黑暗!重新构建一个新的天地,愿天下之人,幼有所养老有所依,鳏寡孤独皆有所养!

    刹那间,

    张路尘他好似看到了太阳,

    阴神法身,在那一刻,好似被太阳所包容,太阳滋养着阴神,原先的炙热不再是伤害,而是温暖!

    刹那间,

    张路尘,阴神法身,在艳阳天下,脱壳而出,

    日游成!

最新网址:www.aixiaxs.info